埃德加·德加: 歌剧院主题画展览

本次展览是首个专门研究德加歌剧院主题作品的展览, 由奥赛博物馆和华盛顿美术馆联合举办,呈现德加对芭蕾舞台艺术的探索和试验。

在今天看来,关于芭蕾舞女和戏剧舞台的画作已然成为了德加的代表作,在此之前, 年轻的德加进行了一系列的古典画作的临摩亦包括各种人体素描。这一系列的临摹构成本次展览的第一部分,从这些临摹的画作体现出德加对人体构造和肌肉以及人物丰富的表情观察。这些包括Andrea Mantagna和拉斐尔等大师的模仿构成了日后德加对他笔下芭蕾舞女进行描绘的基础。

Edgar Degas, Le Calvaire (copie d’après Andrea Mantegna), 1861, Tours, musée des Beaux-Arts

成长于富裕家庭的德加,从小在艺术氛围中长大,他的父亲在1860年代带他出入古典音乐沙龙。德加于六十年代末创作了一系列关于音乐家或艺术爱好者的肖像,这是展览的第二部分,也是德加首次收获大众间的成功。肖像人物包括他的妹妹歌手 Marguerite 和钢琴家 Blanche Camus。同时德加的视角开始集中于剧场的乐队席,例如画作Les Musiciens (音乐家们), 舞台边缘将画面一分为二,台下是乐队席,台上是正在表演的芭蕾舞者, 一半真实一半梦幻。对于德加来说歌剧院是一个融合音乐,舞蹈,表演和社交的世界,所以它不仅仅是舞台上的演出,对于观众来说这是一个崭新的视角。 Eugénie Fiocre 的肖像是德加第一张关于舞台的画作, 藏在马蹄间的芭蕾舞鞋暗示我们这是戏剧舞台而不是真实场景。

Edgar Degas, Ballet de Robert le Diable, 1876, Londres,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Edgar Degas, Portrait de Mlle Eugénie Fiocre dans le ballet « La Source », 1867-1868, New York, Brooklyn Museum

歌剧院对于德加来说是他画作的主要背景场所,两间位于巴黎的歌剧院是他常去的地方。一家位于Le Peletier大街,于1873年毁于火灾,尽管后来德加成为加尼叶剧院的常客,他的作品还是能看到第一间歌剧院的影子,或许是怀念,或许是德加不喜欢加尼叶剧院的建筑风格。在展览大厅里能够看到一个巨大的关于加尼叶剧院的模型,是一座新巴洛克风格的建筑,由法国建筑师查尔斯·加尼叶所设计,被认为是新巴洛克式建筑的典范之一。

在第一次表现歌剧院舞台获得成功后,从1870年代起,德加的视线开始转移向幕后那些上舞蹈课的舞女们,这些年纪小小的芭蕾舞女被称之为 <小老鼠>, 这个称谓一直沿用到今天。在这些呈现芭蕾舞蹈课上的舞女们, 每人人物动作与表情都不相同, 赋予画面一种动态感, 德加描绘的这些舞女们不仅仅是台上的优雅而是台下各种更为真实丰富的一系列活动 : 休息,窃窃私语,整理足尖鞋,练习等等。这些舞女们从不看镜头,德加仿佛一名角落的观察者, 呈现出这些女孩子们的真实生活。

Edgar Degas,La Classe de danse ,1874, Paris, musée d’Orsay

Edgar Degas, Ballet, dit aussi L’Étoile, vers 1876, Paris, musée d’Orsay

呈现舞台表演的德加,画作更加戏剧化,背景也变成了森林,大海等自然场景,或者说从画作来看我们无法分辨这到底是自然场景还是舞台。舞女们肢体纤长,她们的脸庞和表情被德加一笔带过。到后期,由于视力渐渐衰弱,德加的用色变得更加大胆,通常是一个颜色主导整幅画作,明暗对比强烈,也不像以前的画作追求透视效果。

德加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现他眼中的芭蕾舞女,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14岁的小舞者也呈现在本次展览中,小女孩眼睛轻轻闭上,双手伸向背后,穿着真实材料的蓬蓬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歌剧院主题的画作是德加一生的主题,他没有局限与某一个单一视角或者是某个表现方式,不停的探索,德加自己也说过没有个歌剧院的存在对他来说是一种真实的痛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